OPFUN Talk萌课堂,专注青少在线语言启蒙!

上海 18761612306

首页 > 资讯列表 > 资讯详情

等一下日语: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首个中文译配版,到近2000首风格各异

来源:小编 编辑:小编 日期:2022-09-21

音乐最神奇的魅力之一是,当旋律传来时,人们的记忆会自动与一些人、一些事、一段过去或无尽的未知联系在一起。翻译家范雪的传奇生活奇迹般地创造了这样一组联想——从《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的第一个中文翻译版到近2000首风格各异的外国歌曲,如《草帽歌》《雪绒花》《红河谷》《鸽子》等。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的经典音乐剧《猫》在上海推出了第一个中文版,流传至今的最流行的音乐《回忆》,也是他翻译的。

从音乐到文学,从世界到中国,再到世界……他为中国人打开了一个通向世界的音乐之窗。

2022年9月2日晚,薛范因病无效死于上海,享年88岁。噩耗传来,大家不由自主地回忆起这位音乐翻译大师。

即使是丑老鸭

坐在轮椅上,躺在床上,走在街上,薛凡对应着简单的音乐,把美妙的音乐变成简单易懂、易于传播的中文歌词

中国人爱听爱唱《莫斯科郊外的夜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翻译歌词的是薛帆,而且他是个残疾人。

薛凡的一生充满了苦难和传奇。人们用勤奋、智慧、自立和毅力来形容他,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的保罗·柯察金”。

1934年9月,薛凡出生于上海,早年患上小儿麻痹症,留下挥之不去的腿部疾病。虽然他一生都在轮椅和拐杖的陪伴下,但他敢于控制自己的生命之舟。20世纪50年代初,像许多普通中国人一样,他沉浸在苏联小说、电影和歌曲中。薛凡心中燃烧的生命和激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音乐的翻译与简单的音乐相对应。把美妙的音乐变成简单易懂、易于传播的中文歌词。你为什么不试试呢?坐在轮椅上,躺在床上,走在街上,期待着繁荣的青春,薛凡觉得这是一条值得奋斗和坚持的道路。

他一生精通多种外语,学习俄语,后来自学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日语等。1953年,薛凡翻译的第一首外国歌曲《和平战士之歌》在《广播歌选》杂志上发表。1957年,薛凡23岁的《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第一个中文译本问世。

薛凡个人翻译生涯的开始主要是与广播有关。他通过听广播课程来学习英语。翻译和匹配后,音乐通过广播电台在全国各地传播。他每天都不知疲倦地坐在办公桌。他还设法自学了当时大学中文系的课程,并广泛阅读了中国翻译出版的各种外国诗集,以吸收文学营养。

万事开头难,薛凡选择了音乐翻译,一生不放下。

近2000首外国歌曲

他戴着略显沉重的黑框眼镜,穿着蓝色粗布工作服,忘记吃饭睡觉,把自己深深埋在内容的海洋里

薛凡说,音乐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根据中国翻译协会的初步统计,他一生翻译发行了近2000首外国歌曲,其中俄罗斯歌曲800多首,欧美、拉美、亚非等地语言音乐数千首,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走进范雪的家,可以用书山书海来形容。他坐在电脑前,周围摆满了各种印刷品和手稿,包括书籍、杂志、报纸、乐谱和唱片……这一切都包围了他略显瘦弱的身体。

音乐翻译和普通翻译有什么区别?薛凡花了近70年的时间进行研究和发现,总结了一套外语歌曲如何翻译成中文版的教科书级方法。

他说,外国歌曲的中文翻译,就是要把歌词和音乐搭配起来,这是难点。在外国歌曲中,词汇的音调和发音(落在乐谱上)大多通过轻音或重音反映出来。一般来说,重音必须落在音乐的强拍上;汉语一般不分重音,普通话有四种语调,但大多数外语没有四种语调。普通翻译,如果只追求准确的意义,不考虑与旋律和节奏的适当配合,通常不能实现准确的歌词表达,这是翻译工作需要解决的问题。

比如他在一些歌词前后出现了我的马和我的妈妈,但由于不适合音乐,用中文唱歌时很可能会出现妈妈和马,导致跨文化的误唱和误读。

《莫斯科郊外的夜晚》之所以在中国广为流传,恰恰是因为薛凡在歌词表达上巧妙地处理了与音乐的适应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有经典的唱句,比如经典的唱句深夜花园里安静。

1991年初,薛凡在《英语世界》杂志上发表了音乐《回忆》的中文译本(包括简化谱),于是有了夜凉,街上寂静,月儿寻梦,留下孤独的笑影等精彩的词语和句子。

根据《英语世界》杂志的统计,20年来,薛凡累计向《英语世界》读者翻译了150多首英文歌曲。

在薛帆人生的最后十年,上海音乐出版社整理出版了《薛帆60年翻译歌曲选集》和《薛帆60年音乐论选》系列作品,系统地保存和传承了薛帆精益求精的翻译技巧。

仅《薛凡60年音乐理论选择》就有100多万字,主要包括:音乐史、音乐与翻译、音乐与交响乐、音乐与人物、音乐与电影、音乐故事、音乐与文学回族。读者发现薛凡是一个真正的多面手。除了翻译各种语言的音乐外,他还参与了交响乐、歌剧、音乐剧和作曲技巧。

他一生架起了一座跨文化的音乐桥

他微微驼背的身体,随时准备敲击键盘的手指,似乎在诉说我要继续,我要再考虑一下。

属于中国的薛范精神世界,也属于全世界。从老人引以为傲的经典翻译中可以看出:《回忆》(英国)、《玫瑰人生》(法国)、《鸽子》(西班牙)、《莉莉》·玛琳(德国),《告别》(意大利),《你鼓励我》(挪威和爱尔兰),《波尔卡啤酒桶》(捷克),《多瑙河之波》(罗马尼亚),《雪绒花》(美国),《红河谷》(加拿大),《生活之路》(巴西),草帽歌(日本),等等。

在音乐界,有一个关于薛凡的好故事。事实上,他直到2007年才第一次访问俄罗斯。70多岁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莫斯科郊外的夜晚。此外,他还会见了俄中友好协会第一副主席库利科娃。

薛凡让我们的许多音乐在中国大地上获得了‘生命’。今天,这些音乐不仅由银发老兵在中国演唱,也由许多年轻人演唱。库利科娃曾在《我的朋友薛凡》一文中写道。

2012年,英国音乐剧导演乔·安·罗宾逊高度评价译的歌曲《回忆》中文版评价很高。她认为:中文译者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很优秀,他们尽一切可能还原《猫》的精髓。

改革开放后,薛凡热衷于组织和参与各种中外友好音乐交流活动。在音乐厅、排练场,甚至在公园里,他与音乐同行和爱好者一起学习。在精神交流的时刻,他笑得最灿烂。

在他去世之前,他还在与上海音乐出版社洽谈,准备整理出版不同时期翻译的合唱集。然而,这个愿望只能留给后代去实现。

在他生命的尽头,他不仅希望出版更多的音乐集,举办更多的音乐会,而且还留下了一部没有排练的中国原创音乐剧。剧本封面上写着原编剧:薛凡。这部名为《歌唱走向未来》的音乐剧准备在不同时期选择朗朗上口的老歌,串起一个完整的故事。用薛凡自己的话他关注的是不同时期的人,他们创造了历史。

在他的一生中,他留下了这样一个充满感情的猜测:只要人类存在一天,那些激励我们追求远大理想、追求美好生活的歌曲,永远伴随着我们。

音乐领域的专家认为,他精湛的翻译技巧来自于对不同民族和文化的尊重,同时也充满了文化自信。他的个人努力实际上是对人类共享未来的社区的音乐诠释。

乐迷这样评价他,想念他——

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他用音乐传播知识和爱!

他用自己的勤奋,智慧,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凝聚成中外友好的情感基因……”

亿鸽在线客服系统
  1. 联系我们

  2. 在线客服:(9:00-23:00)
  3. 服务热线:18761612306
  4. (9:00-23:00)
苏ICP备20220347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