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FUN Talk萌课堂,专注青少在线语言启蒙!

上海 18761612306

首页 > 资讯列表 > 资讯详情

法语培训机构:“人民币玩家”李贝琪:选择日语就是“躺赢”

来源:小编 编辑:小编 日期:2022-09-15

文/戚梦颖

日语生和英语生基本上是一半对一半。

今年夏天,李贝奇毕业于日本师范专业,并以日本教师的身份进入生课外培训机构。在12月中旬完成统一的艺术考试后,学生们不得不转身去上文化课。

在暑期培训期间,李贝奇所在机构的日本学生人数与英语学生几乎相同。该组织的老老师告诉她,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用日语而不是英语参加高考。

据相关机构统计,2021年高考外语科目日语考生人数达到20万人左右,仅广东省就有4.9万人左右,2018年广东日语考生人数不到今年的十分之一。

难度小,分数提升快。在政策的鼓励和市场的推动下,日本高考学生的数量正在快速增长。然而,不断变化的试卷难度、教育培训市场参差不齐、高等教育衔接可能表明日语不是躺赢的捷径。

“rmb玩家”

在2019年夏季全国中等日语教育教师研讨会上,专家指出,2018年高考日语报考人数排名前五的省份包括:广东省4437人,江苏省3216人,浙江省2626人,贵州省1974人,湖北省1833人。其中,广东省、江苏省参加日语高考的人数较2017年分别增加了100%、140%。在2021年上半年全国中等日语教学培训行业发展与教材教学研讨会上,业内人士估计2020年日语高考人数超过12万。

2021年高考,这个数字再创新高。在10月举行的日语教育论坛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日语语言文化学院亚非语言文化学院院长陈多友给出了一组数据:据相关部门不完全统计,2021年全国日语高考人数已达20万人左右,其中广东尤为突出,达到4.9万人。此外,中国日本高中学生人数已接近70万。

赵萌是70万分之一。赵萌的家人在广东四线城市,正在读高中二年级。高中第一学期,一家日语培训机构在赵萌高中举办了一次外语考试讲座,为高中生分享小语种高考的相关信息。

赵萌在讲座中了解到,日语高考会比英语简单,学校最后一节课很多日语考生的分数都在130分以上。她很兴奋。进入高中后,赵萌的英语成绩一直在50分~在60分之间徘徊(满分150分)。用赵萌自己的话来说,她的英语成绩差,基础差,努力也弥补不了差。

但事实上,赵孟并不太喜欢日本和日本的文化。但她听到了一个以前的故事,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成绩很好,但英语科目一直落后。老师们建议他学习日语,但他非常讨厌日本,坚持学习英语。最后,他在高考中只得到了90多分。

参加日语考试后,赵萌与父母商量,决定放弃英语,从高二开始从零开始学习日语。她说服自己,这只是为了高考,或者向外国人学习技能来控制外国人。

然而,学校没有专职的日本教师。校外培训机构将派教师到学校负责日本学生的校园课程和课外辅导。除了正常的学费外,赵萌每学年还将支付3600元的日语课程费,总共4学年。

每次上课都要上英语课,她和其他几个去其他教室上日语课。赵萌说,日语课只有一份工作,偶尔会有听写。刚开始学习,也比较简单,分一下就上来了。本学期,赵萌的日语成绩稳定在130分左右。与那些花大量时间学习英语的学生相比,赵萌有时得自己像个rmb玩家(指在游戏中投入大量资金并获得更强能力的玩家)。

甚至,从高三开始突袭日语的考生也不少见。

当李贝奇第一次上课时,他遇到了一群零基础的高三学生。在暑期培训期间,艺术类考生早上学习文化课程,下午学习专业课程。在李贝奇看来,专业课程对学生和家长更为重要。在她的日语课上,迟到、睡觉和不背诵单词是很常见的以前学英语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学日语还是这样。

暑期课结束后,艺术考生应集中精力准备12月的艺术考试统一考试,然后再开设文化课程。李贝奇听老老师说,到12月,这些学生会改变,不努力工作太晚了。这意味着学生需要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学习一种奇怪的语言来参加高考。李的同事告诉她,最后一个考生的英语分为85分,而日语分为10分。

根据之前的高考大纲,日语高考词汇约为2000个,英语词汇约为3500个。在进入日语专业之前,李贝琪也是一名英语高考生。她明显觉得日语更简单:比如听力,日语听力基本上是直接问答,明天什么时候出门,他(题目)会回答七点出门,直接选择答案,但英语不会(那么直接)。

日语词汇(图/戚梦颖)

2018年,教育部在《十三届全国政协提案答复函》中指出,充分照顾小语种的具体情况,小语种试卷在高考命题中的难度比英语容易5到10个百分点,这一政策已经实施多年。

根据普通高校最新招生规定,全国统一考试科目中的外语分为英语、俄语、日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等六种语言,考生可选择其中一种语言参加考试。其中,含有大量汉字和简单入门的日语已成为大多数想要改变跑道的考生的最佳选择。

变难的考试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选择日语就是躺赢。

日本老师阿苗认为,日本高考的各种宣传过分削弱了考试的真正难度。她带了三个高考生,接触了很多日语成绩,徘徊在70岁~学生80分。今年高考结束后,又出现了一批只拿到50分的学生~60分的学生。高考日语的人数增加了,高考日语老师也增加了。好像学生没有得到120分,老师教不到120分的学生会丢脸。

小丹是今年的日本高考生。大二开始学日语时,小丹的分数是110分~数字波动120次,到了高三,小丹的日语成绩基本稳定在130分左右。小丹说,这是他在日语上双倍努力的结果。

和赵萌一样,小丹的英语基础打得不好,高一英语成绩不能超过100分。小丹在外语高中学习,学校里有日语等小语种课程。学生可以选择从高中二年级开始学习。

对于小丹来说,她并不是在为日语简单而做这个选择,她更看重的是日语能给她重新开始打好基础的机会。

小丹听到了周围学生的流言蜚语,甚至有学生直言不讳地说:每个学日语的人都必须得高分。。但小丹认为,经过多年的英语学习,做出新的选择需要勇气,此外,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学习日语的人明白这并不是那么简单。

对于考生来说,如果他们想在日语成绩上取得突破,一方面,他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另一方面,他们也受益于教师的水平。然而,公立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的日语教师的教学水平令人担忧。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日语语言文化学院·亚非语言文化学院日语教育研究所随着日本高考数量的增加,日本教师严重短缺,导致日本教学水平不均衡,教育质量难以保证.

日语等小语种学科直到2017年下半年才在教师资格考试中增加。根据教育部的最新数据,2020年~2021年全国普通高中日语专任教师2107人,英语教师281941人。目前,大多数学校通过与校外日语机构合作,将日语课程的教学任务外包。

因此,日语教学和研究缺乏统一的标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的个人水平。一些日本教师表示,学生只能在同龄人中阅读和背诵课文的情况不仅存在于课外培训机构,而且许多全日制学校也有同样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日语考试的难度也在悄然改变。

在今年的高考中,小丹发现日语试卷变得很难。听力和阅读的难度明显增加,阅读语法困难,句子时间更长,难以阅读。最后,小丹在日语高考中得了120多分,明显低于高三。

在调查过程中,李宇霞也收到了同样的反馈,往年每所学校都会有一批考生获得140分以上,但今年的高分考生却很少。

李玉霞认为,为了公平起见,日本高考的难度将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而相应调整。同时,高考难度的提高也将对日语教学提出更高的要求,教学水平差、水平低的机构自然会被淘汰。

另一个崩溃

今年,随着华尔街英语宣告破产,上海小学期末不考英语等话题被热议,上个世纪掀起的英语学习热似乎正在退潮。

在朱朝晖看来,过去以英语为主的单一外语学习存在一些问题。现在,根据实际需要,外语学习正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因此,日本高考人数的增加是非常正常的,其他小语种的学习人数也会增加,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一种稳定平衡的状态,最终反映了语言的实际需要。

从2014年开始,小语种培训机构进入成立高峰期。据黑板洞察统计,截至2021年2月,主要从事小语种培训业务的教育机构有125家,综合性小语种教育机构有41家,约占36%。

随之,李玲飞指出RCEP《区域综合经济伙伴关系协议》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从长远来看,中日之间的经贸往来将更加频繁,合作将达到更高的水平,关系将更加紧密。中日两国在经贸合作领域仍有很大的潜力和空间。未来,两国将面临更多的合作话题,需要更多具有中日教育经验的专业人才,如日本人才。

但是对于大多数日语高考生来说,这种语言只是一两年的过客。

目前,国内一些高校在招生时对考生的外语语言仍有限制,各类国际班和联合办学项目对英语水平也有一定的要求。

更困难的是,并非所有大学都提供小型语言公共外语课程。因此,许多日本考生只有在进入大学后才能参加英语公共课和CET-4和CET-6。许多日本教师表示,他们的学生在高考后不会继续学习日语。

2021中央戏剧学院本科招生截图截图

如今,作为日语专业的大一新生,小丹也要学习英语这门二外。本来英语不好,两年后,现在很难看到语法和单词。

然而,在小丹看来,高中的日语课让她开始感受到学习语言的乐趣,也让她有信心在大学里学好英语。但她发现在日语课上有点难。大学的日语课非常注重口语表达,但小丹和其他日本高考学生非常害怕张嘴。

小丹是广东考生。日本高考没有英语口语考试阶段。高中时,其他学生在早上阅读时背诵英语,而小丹在听我们高中根本不注意英语口语。我和一些学生害怕老师的随机问题。老师会期待我们,但我知道我不熟练,所以我心里有负担。

阿苗接触过许多对日语不感兴趣的学生。对于这样的学生来说,日语只是一种考试工具,他们仍然背诵单词和听力。例如,我们的学生每天背诵单词比扫墓更痛苦。他们只是从一次崩溃变成了另一次崩溃。

朱兆辉认为,目前考试招生制度管理的效果是学什么,教什么。所有学科都有考试导向的倾向,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因此,不可能通过改进评价体系的措施来解决某一语言或学科的问题。

(化名为赵萌、小丹、阿喵)

亿鸽在线客服系统
  1. 联系我们

  2. 在线客服:(9:00-23:00)
  3. 服务热线:18761612306
  4. (9:00-23:00)
苏ICP备2022034778号-2